梅 花

  


山东·慕之


梅花似乎只存在于诗歌里,“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程宁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梅花距离我的生活却很遥远,我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向我的学生描述梅花的情状。


春节期间的闽北地区,阳光愈加灿烂,摄氏二十度左右的气温让闽北的生命蠢蠢欲动。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听说有梅花可以看,整个人禁不住激动起来,似乎已经置身于那个诗歌的世界中去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想象中,雪是梅花的背景,梅花是雪的点缀。《红楼梦》中贾宝玉正被罚到栊翠庵折梅花,那时正下着大雪。诗歌告诉我,没有雪的严寒,就没有梅花的芳香馥郁。唐朝黄蘖禅师的诗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明朝《警世贤文》中的语句“梅花香自苦寒来”,不仅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同时也建立起了梅花和严寒之间的关系。可当我真正站在梅花的面前时,也分明感受不到闽北山区的严寒。或许严寒已过,现在已经是春天。闽北山区就是这样,春天从春节当日开始。梅花送来春天的第一缕清香。


友人驾车行驶在闽北山区的山路,车内音箱播放着《大悲咒》。车外的青山绿水清洗着眼膜,车内的佛乐荡涤着耳膜。目之所见,耳之所闻,无不让心灵逐渐澄澈起来。


一行人都对即将看到的梅花做着各种各样的想象,白的像雪,红的像霞……可当我们来到一个叫做“董步”的村落时,只看到一株孤立在村边的白梅,远没有想象中的壮观。这株白梅应该是前两天开始绽放的,枝头上有许多嫩红的花托,花瓣已然飘落,树下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微风徐来,满树的梅香扑鼻。蜜蜂比我们来得早,一种小小的蜜蜂在树冠上来回穿梭,翅膀的震动汇集成“嗡嗡”的“巨大”声响,这似乎是春天最早的天籁。


一株梅花远不能满足我们这些驱车寻梅的人内心的热望。我们又辗转来到了山间一处残旧的农场。据朋友说这里是历史上劳改犯进行劳动教养的地方。当年周围满是茶园,晚上还会有露天电影,朋友只能站在铁栅门外远远观望,并在那个时刻开始羡慕起这些劳改犯的“美好”生活来。当年那些艰苦岁月,电影具有无上的魔力,吸引着众多懵懂清纯的少年。


我们来到一处山坳,立刻被一株一株的梅花惊呆了。红梅簇簇,白梅朵朵,更为奇特的是一株梅树上绽放着红白两色的梅花。不远处青山绵绵,近处梅花点点,闽北山区的山坳里,一行人围着梅花笑谈、拍照,沐浴春日的阳光。枝头上那无数的花苞,定会在日后的某个时刻,迎着阳光悄然绽放。虽然身处一个莫名的山坳,没有如织的游人,也会将馥郁的梅香弥漫开来,吸引蜜蜂,吸引我们。当我们驱车返回的时候,车后拖曳着的也定是丝丝缕缕的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