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间踽踽独行——公开课执教始末

在乡间踽踽独行


——公开课执教始末


山东·慕之


一个电话


身居乡间,徜徉在自己的语文世界里。创新与守旧,独自欣赏;得与失,自己承受。渐渐的,习惯了将所有的领悟沉积下来,顶多写点随笔在空间或者博客发一发,算是给自己一个说法。一直觉得自己还很浅薄,自己所做的一切尝试,似乎是“拾人牙慧”,也全然没有高深理论的支撑,就越发不敢示人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直到我接到一个电话,完成了一件让我有点骄傲的事情,之后便觉得自己得重新定位一下了。


127日,市教育局教研室杨老师打电话给我,没有多余的寒暄,问我:“可能有一个教研活动,你能讲一节课吗?”当时,我的心情就复杂了起来。自己一直盼望着能有机会讲公开课,尤其是参加了多次教研活动,听了一些让人有些失望的课后。稍稍按捺一下兴奋与激动,回答到:


“杨老师要是不害怕我给你丢脸的话,我就讲。”


“要是信不过你,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啊!”杨老师说。


一问一答之间,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公开课,在很多老师眼中只是职称晋升的砝码,可在我眼中,公开课是对某种教学思想的认可和传扬。执教公开课,是在传达某种教学思想,以期引发共鸣或探讨。我正是在这样的认识前提下,着手准备这堂公开课的。


一场竞赛


这不是一次轻松的备课,是自己与自己的一次竞赛。


备课经历了三个阶段。最初,由于急于展现自己所谓的教学智慧,传达自己所谓教学思想,展示自己的教学创新,教学设计看上去有点前卫,除了自己坚持得比较好的小组教学之外,又加入了自主学习单、课堂观察、评价量规等元素。这些毫无来由的添加,《皇帝的新装》硬是被我设计得不伦不类,主次不分了。


于是,寻求杨老师的帮助。


“公开课肯定是要传达一些教学思想,要倡导一些科学的做法。我想知道,杨老师想要倡导的是什么。”


“你先按照你的思路来,我的要求不是太多,把课上实在就行。”杨老师说得很简洁。


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教学设计。既然是市教育局组织的教研活动,传达的自然不能是我自己的教学思想,肯定要折射出教研室的导向。教研室的导向是什么呢?“实在”,这个要求未免太笼统了。那我的设计是不是“实在”了呢?


接下来,我便围绕着“实在”做文章,把自己的设计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由于不甘心,还是将自己的教改尝试加入其中,妄图获得教研室的认可。


1216日,教研室杨老师按照约定到校听课。


杨老师打算在全市语文教研活动举行之前,先行听听课,以便确保教研活动的效果。我自是满含期待地接受检阅。调课、准备多媒体设备、邀请同学科教师……等课堂结束时,我并没有体验到上课的幸福感。评课时,尽管同学科的教师说了很多夸赞的话,绝不会扰乱杨老师的思维。


“这堂课体现了刘老师的教学思想,展示了他在语文教学上的一些大胆的创新和尝试。”杨老师的评课如此开头。我知道,这话是对我的肯定,深入一点想,这堂课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他想要倡导的。果不其然,杨老师随后的话便开始有针对性的批评和建议了。听了他的点评,我方才明白“实在”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结合对“语文味”的理解,给了我明确的建议:“《皇帝的新装》,要在诵读的基础上让学生理解和运用想象与夸张的写作手法。”“实在”之意原来是将阅读与写作架构起来,在诵读中有所生成,有所升华。


于是,我又开始了与自己的竞赛。抛却自己那些浮华的认识和前卫的尝试,以“实在”为原则,再次对教学设计进行大幅度的修整。修改稿发到杨老师邮箱后,并没有收到他的回复,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难道是对我的认可吗?”接下来的两天在忐忑中度过。


毕竟不是一次普通的课,自接受这任务起便如临大敌,这也是自己自09年晋升中级以来遇到的最大的挑战。06年讲授教学能手课、07年执教优质课,那时仅凭借一腔无畏的激情与自信便可轻松搞定。事过经年,我的激情、自信还会像当年一样吗?于是,自己又找了时间,安排了班级,彩排了一遍,将发现的诸多问题又进行了调整。


一次盛宴


1218日,市第六中学多媒体教室。当我乘坐早间的公交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抵达这里时,全市的语文教师已经集中在这里了。


教研活动安排了两节公开课,我执教第二节。临上课之前的20分钟,我走进了我的“新学生”的班级,在他们的老师的带领下和学生见面。姚老师说:“刘老师确实有大将风度,马上就开始上课了,现在才来和学生见面。”姚老师已经安排学生进行预习了,她以为我应该早点来和学生见面,或者提前安排一下。我也想,可从乡间赶到时,已经不允许我这样做了。“同学们,下节课站在这里的陌生的我,将和坐在我面前的陌生的你,共同演绎一堂美妙的课……”我自信于自己的普通话和微笑,也自信于自己的板书,虽然我只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从教室的氛围中,我预感到接下来的课堂必将是美妙的。


我把这堂公开课看作一种思想的传达,更看作一次语文教学的盛宴。以前是品尝,现在是掌勺。我要为大家奉上一场绝美的盛宴。


学生入场,播放课件,导入,朗诵,自主学习,合作探究,自主展示,归纳生成,拓展训练……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本来感觉几个难以处理的环节,进行得却异常顺利。学生的素养确实比自己乡间的学生要高一些。笑声、掌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课堂结束后,老师们争相前来拷贝课件,成就感与幸福感猛然袭来,多媒体教室里,盛宴飘香。


一次邀请


接下来举行的座谈,自己第一次成为那个握住麦克风的人,激动中讲得多了一些。备课的前后种种,设计过程中的种种,自己领悟的种种,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蹦出来,想要传达。座谈结束后,同来的同事开玩笑说:“说得太多了,最后还邀请人家到我们那儿多指导。谁来咱们这穷乡僻壤啊。”


乡虽偏僻,却不穷困,有我们在乡间踽踽独行。


 


 


慕之于小园  


2014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