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事


山东·慕之


生活总是很奇怪,越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中,总会有那么一段是和狗有关的。#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花花是06年来我们家的。最初的时候还真算得上是宠物。我和妻也是刚结婚,新婚蜜月中,花花来我们家。我们对花花的照顾也非常到位,会给它火腿肠吃,会给它洗澡,会在夏天里帮它梳掉身上的绒毛。曾经有一次,将半袋隔夜的奶给它喝了。没过多久,它便开始拉肚子,躺在墙角,不吃不喝,无精打采的。妻看它可怜,用火腿肠勾引它的食欲。它也挺给面子的,吃了两根。我们觉得,狗狗只要能吃东西了,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可是,不一会儿,花花就把吃的所有的火腿肠全都吐了出来。于是,我们带它去兽医站诊治,接连打了两天的小针。兽医说,能不能好这可说不定,看看再说吧。兽医的这句“看看再说”很含蓄,大有给它提前准备后事的意思。


造化是很玄妙的,不仅对人,对狗也是。兽医给狗狗打针时,也是蒙着打的,不知是那针药的疗效,还是造化的眷顾,花花奇迹般的好了,开始主动吃东西了,尾巴摇得跟蒲扇似的。


花花是只小母狗,在它三岁的时候就经常偷偷跑出去。每次唤回来都会批评它一通,不知它是不是听懂了,接受了批评还是怎么的,没有再跑出去。后来的某天,花花在院子里挖坑,我们笑它,埋个骨头至于挖那么的坑吗?就你一只狗,又没有别的狗狗来抢,至于嘛。当四只小狗狗从花花肚子里生下来时,我才知道,花花挖坑不是为了埋骨头,是给自己准备产床;也同时明白了,为什么总是偷偷跑出去,那是受了“春”的洗礼了;后来不再往外跑了,那是因为有了要专心孕育了。这狗啊。


产后的花花很是憔悴,虽然我们不喜欢花花生小狗,可还是精心照料它,让它的第一次生产和哺育能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如果它也有记忆的话。四只小狗并不漂亮,其中一只还夭折了。看那些小狗,我就怀疑,那么漂亮的花花到底有没有审美眼光,找了什么狗爸啊。最后我们断定,花花在外面肯定是被街上那几只丑陋的狗给欺负了。


满月的当天,把第三只小狗送走之后,我们便决定把花花给栓上。我们不想它再往外跑,不想它再被别的狗给欺负,当然,实际上是不想让它再生小狗。明知道这样做有些残忍,毕竟是剥夺了一个生命的孕育和哺育新生命的权力。美国人或者是那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知道了,肯定又要借此挑拨什么权力的问题了。


今年是花花入门的第七年,算是一条老狗了。女儿快三岁了,对花花没有丝毫的畏惧。每当女儿驱赶花花的时候,我们总要告诉女儿:你要对花花好,它比你大多了。七岁的花花又做了一次“母亲”,同样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狗狗生出来了,而且一连生了六只。当我发现的时候,人家花花已经从容地在窝里给小狗狗喂奶呢。遗憾的是,有两只小狗找不到奶吃,出生两天后便死掉了。剩下的四只小狗,黑的、白的、花的,样子各不一样,真不知道花花到底给这些小狗找了几个狗爸。


小狗满月后,花花便不愿再躺倒给它们喂奶了。在吃骨头的时候,居然和自己的小狗呲牙咧嘴。我们知道,到了该把小狗送出去的时候了。每送一个小狗的时候,花花的眼睛盯得紧紧的,它或许知道我们抓了小狗狗要做什么。其中一只送给了隔壁邻居。当小狗狗在隔壁嗯嗯叫的时候,花花眼睛盯着隔壁院墙,静静地听,寻找小狗狗的影子,找不到就来回转。它知道那小狗狗是它的小狗狗。


最后一只小狗狗被送走的时候,已经比较大了。同事来抱狗的时候,我们故意把花花弄到一边去,还找了个纸箱子,把小狗狗封在里面。听说,送小狗的时候要把眼睛给捂上,以免小狗狗记清回家的路。


最后一只小狗的离开,让花花重又陷入了“孤家寡人”的境地。一个多月以来,花花忙着生,忙着养,四只小狗狗经常把它弄倒在地,狠命地吸它。对此,瘦弱的花花没有丝毫的怨言,反倒乐此不疲。最近的几个晚上,花花会莫名地在门口嗯嗯低声轻叫,像是受了诸多委屈一样。经常见它对着隔壁的院墙发呆,捕捉隔壁那只小狗的丝毫声响。


空巢,这就是传说中的空巢啊。

坚守住感恩的道德底线


坚守住感恩的道德底线


慕之


感恩应该是道德的底线,人一旦突破了这一底线,便丧失了作为人的基本特质。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已经在歌颂父母之恩了。“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孟子教化人们这样感恩父母。各国均有关于感恩的谚语,如希腊谚语“忘恩的人落在困难之中,是不能得救的”,英国谚语“感谢是美德中最微小的,忘恩负义是恶习中最不好的”。由此可见,感恩是为人的基本原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素养。而这种最基本的素养,当下却越来越受到挑战。


4月1日晚,在上海浦东机场的到达厅,赴日留学5年的23岁青年汪某对前来接机的母亲顾女士连刺9刀,致其当场昏迷。一时间新闻媒体沸腾了一般,网络间掀起了关于留学生弑母的反思风潮。弑母,这个听上去就恐怖至极的词语,时下却被当今的90后不时地以事实进行诠释。06年葫芦岛19岁的高中生殷贺楠、08年石河子16岁的初中生郑莎莎、09年沙溪18岁少女齐萍萍……


“弑母”是天良丧尽的犯罪,不是流行歌曲,不是网络游戏,可这血淋淋的残酷事实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如果连父母的养育之恩都可以弃之不顾,那他还会真正在乎什么呢?一个连父母之恩都不放在心上的人,他又会怎样对待他人呢?感恩之心的沦丧更是道德彻底沦丧的极致,是天良丧尽的标志。试想,一个人能手持兵刃冷对生身父母,他还有谁不能以兵相向的呢!2004年的马加爵案的阴影至今还留存在国人心间;今年的药家鑫案将这阴影描绘得更加阴暗。感恩应当是生命教育的第一堂课,在这一堂课上,用感恩写下“人”字的第一笔。唯其如此,我们的生命和人生才能得以保障。


近年来相继发生的“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彩色馒头”等事件,我们已不能简简单单地将它们看成黑心商人的违法行径了。这些黑心商人为了追求现实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不惜以牺牲消费者的健康为代价,用消费者的生命构筑个人的财富之门。这也是感恩之心缺失的表现。“顾客是上帝”,这一经营理念包含着商家对消费者的尊重与感激。正是由于消费者的付出与购买,才使得商家赢得利润和个人事业的成功。把顾客当作上帝,以感恩之心尊重消费者,市场经济健康和谐发展。中国历史上历来就有“儒商”之说。儒商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恪守商业道德。黑心商人无视市场经济秩序,无视商业道德,无视消费者切身利益,一味地如资本家一般追逐利益的最大化,对他们何谈对顾客的尊重,何谈对消费者的感恩呢!商人若无感恩之心便无法言商,更无法言人了。温家宝总理为此感叹“道德滑坡”,让人揪心。


虽然现实总会有让人心生失望的一面,但现实也同样拥有让人心生希望与信心的一面。众多感恩之心缺失的现实并不能成为我们追求感恩之心,倡导感恩之举的阻碍。现实中仍旧有众多的人在恪守着感恩这一道德底线。


意大利有个女探险家独自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当她走出沙漠之后,她面对沙漠跪下来,静默良久。有记者问她征服沙漠后为何还要跪下,她极为真诚地说:“我不认为我征服了沙漠,我是在感谢塔克拉玛干允许我通过。”探险家恪守感恩自然的底线是对自然的敬重。


当2004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徐本禹走上银幕时,人性的善良再一次被点燃。这个本该走入研究生的大学生,却义无反顾的走进了大山。这一平凡的壮举刺痛了每一个人眼睛。也点燃了每一个人心中的火种。而他作出这一举动的理由很简单:坚守感恩这道底线。


不知从何时起,在邹城这片土地上兴起了一支“文莉爱心在行动”的爱心团队。他们为残疾人赵连超和张英搭鹊桥并为他们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他们深入偏远山区小学,为困难家庭的孩子送去儿童节的祝福;他们发起圆轮椅女孩一个美丽的婚纱梦的婚礼活动……这些善举都和一个叫张文莉的人息息相关。张文莉是原国家轮椅橄榄球队队长,她自身就是一个“折翅的天使”。正是有了这位天使,诸多心怀感恩之心的人才围绕在她的身边,一起播撒感恩的种子,一起捍卫感恩这道底线。


《人民日报·金台随感》刊登的《常怀感恩之心》一文中写到“感恩是每个人应具备的美德。人是脱离了愚昧具有高级思维的生命个体。人在一生中都会或多或少得到别人的帮助,就应以感恩的心,回报社会,延续传递这种爱。”无论外面风行什么,都不能成为我们丢弃感恩这一道德底线的理由,我们总还要面对孩子。

这段时光的寂寞


请以“这段时光”为题或话题,自选角度,自定文体,写一篇不少于600字的文章。要写出真情实感,在内容和表达上有创意者,可获得1-5分的加分。


教师下水作文:


这段时光的寂寞


慕之


总想给自己的这段时光下一个定义,却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还得感谢梁晓声,他给了我一个“寂寞”的定义。可不就是寂寞吗?“从早到晚所做之事,并非自己最有兴趣的事;从早到晚总在说些什么,但没几句是自己最想说的话”。


曾几何时自诩为讲台上最最潇洒的舞者,只要立足于讲台上,我便可以肆意地挥洒文字,激扬言辞,任意地让讲台下的孩子们随我一同左奔右突,飞扬跋扈。这种“离经叛道”的激情不知何时消失了,甚至杳无踪迹。自己如同一个上了年纪的传道士,手持一本经书,站在讲台上兀自地宣讲,直至头脑昏昏沉沉。台下的学生看似端坐在我的面前,实则早已离我远去,而我却未曾想过伸出手去挽留。


其实也想醉心于课堂,醉心于每一篇精美的文章。每逢自己刚刚琢磨出一点味道时,兜里的手机便不分时机地响了。于是便有了许多缠身的事务,将我从那些精美的课堂篇章中拉了去。于是我要去做一些为他人谋,替他人言的事,而且时常为之熬至夜半更深。


恍惚中也曾问过自己:这是否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虽然不是却还要去做,谁让自己不慎沦为江湖中人了呢。于是整个人便这样身不由己地寂寞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成为“寂寞党”的一员。


前几日在《中国教师报》的论坛上看到一篇帖子,主题是:你的读书时间从哪儿来?冲动之中打开WPS便要敲击自己的读书感悟。可是,双手支在键盘上半天,就是不知道该敲些什么。读书似乎已是件遥远的事情,遥远到没有电脑的年代。而今占据着读书时间的分明就是寂寞。


梁晓声说:“最强大的寂寞……是想回忆却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是想思想而早已丧失了思想的习惯。”我想,这该是这段时光的寂寞带给我的最坏的结果吧。可又有谁心甘情愿地在这寂寞中灭亡呢?

栀子花语

栀子花语


 


家里有棵栀子花。五年前邻居搬家时遗留下来的。枝丫繁盛,叶片滴翠。


自来我家,这盆栀子花年年都会绽放出洁白的花朵,狭小的房子在它的花期里便溢满袭人的花香。曾有一晚,当年第一朵花苞绽放,那香气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在那脉脉的花香中,久久难以入睡。


守候了一年了,早知道它要绽放,却又不知道它会在哪一天绽放。或许它是故意选择那个夜晚的,一切都静下来了,静得可以听到窗外明月的絮语,静得只留下一室的空白。这样它就可以放心地开了,长长地呼吸,慢慢地伸展,“噗”的一下,一个少女般洁白纯净的心扉便敞开了。


如果栀子花真如传说所说是一位身心纯洁,且有洁癖的尘间仙子的话,到底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和她相配呢?我想也应该是一个清纯至极的男士。举目四望,在现在这样一个大街上流淌着污秽,房间里装着低俗的世间,想要寻找一个清纯至极的男士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啊。这样看来,栀子花难免有其寂寞。


是的,家里的那棵栀子花就是寂寞的。杜鹃花先它开了,泼泼辣辣的红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末了枝头剩下干枯成褐色的残花让人不忍心丢弃,收了来。并蒂莲也先它开了,土里的球茎憋足了底气,一朵,两朵,三朵,宛若三个红色的小唢呐,面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齐奏它们骄傲的歌,腰身也挺得直直的。月季也来凑热闹了,每月一开,红的、黄的、白的,淡淡的香使得蜂蝶逐香而舞。栀子花开时会怎样呢?几年来,从未细细想过,只是开了就开了,香了就香了。心血来潮时,拿出相机啪啪拍上几张特写,然后封存到电脑的硬盘上。我能拍出它那洁白的容貌,却无法封存它那沁人的香啊。硬盘上的栀子花如入冷宫,独守它的寂寞。


今年的栀子花还未开放,花苞已经很大了,不知道哪天也会突然间“噗”的一声就炸开了,将香气弥漫。在它还未如烟花般绽放前,我却也该反省一下自己了。我的房间里是否充满了俗气?我的心底是否如年幼的女儿那般纯净?我是否还配闻一闻那夜晚悄悄弥散开来的幽香呢?我只是将它冷置到院子里的某个角落,明知道它经不得夏日骄阳的炙烤,它仍旧被我搁置在阳光里。看到它的叶子已经黄了许多了才想起要浇水,才想起抓一把肥料,也不管合适不合适就撒到盆里。只是在希求着它的芳香,却从未走入它的根系,它的叶脉,也未尝体会到它的寂寞与无奈。我该对它好一点的,不然,我如何坦然地呼吸它吐蕊时的芳香呢?那可都是它全部的精魂啊。


栀子花可以用种子繁殖,不过北方盆栽的栀子花不容易结种子且种子发芽缓慢,播后约1年左右发芽,34年后开花,北方盆栽不易收到种子。栀子花也可以采用扦插的方式繁殖,插穗选用生长健康的2年生枝条,长度10-12厘米,剪去下部叶片,先在维生素B12针剂中蘸一下,然后插于砂中,在80%相对湿度条件下,温度2024℃条件下约15天左右可生根,待生根小苗开始生长时移栽或单株上盆,两年后可开花。


如果你能看到栀子花的洁白,你能闻到栀子花沁人的芳香,你该有多么幸运啊!栀子花的繁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看到栀子花却也需要些福分的。


栀子花,其形洁白似雪,其香浓郁袭人,其语若何?却是我等从未考虑过的。据说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约定”。大概是因为此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直到近夏至才会绽放,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树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或许栀子花这样的生长习性更符合这一花语,平淡、持久、温馨、脱俗的外表下,蕴涵的是美丽、坚韧、醇厚的生命本质。


栀子花是懂爱的花。我们呢?


若爱,先懂爱。


若懂爱,先懂得坚守。

伤逝,兼怀过往


伤逝,兼怀过往


慕之


在一种伤逝的情怀中看完了电影版的《将爱情进行到底》。


我也不知道下面会写些什么,和子君无关,和涓生无关,或许和这部电影没有丝毫关系,或许也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关系。这点淡淡的关系就是看那电影时及看过那电影后的伤逝的情绪。


同学阿芳留言给我说:坐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看着你的空间,感觉现在的你还是从前在学校里的那个你,而我早已找不到原来的一点影子了……


看了这些留言,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这句话。在《人民日报》上曾读到了一篇题为《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的影评文章。所评的电影就是电影版的《将爱情进行到底》。文章还写到:“12年,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初恋的美好早已远去,而现实的残酷却悄然来临。这其中夹杂着太多太多的回忆,那些属于青春、浪漫、美丽和感伤的故事与人,都在我们脑海中不断盘旋。怀旧就像一种毒瘾,它让人痴迷而销魂,无论你怎样地铁面无情,在它拨动我们心弦的一刹那,再刚强的人也忍不住低声地抽泣。”


失去一些东西总会给人带来缺失的落寞、遗憾和忧伤。如同手机,不知不觉间将手机落在家里了,恍惚中好像少了什么东西,猛然间发现手机忘记带了,于是心里毛毛的,甚至逃班回家拿了,带在身上,即便是没有任何一个未接电话,心里却安稳了。还比如手机,突然一天不知道把手机落在哪儿了,到处找,到处找,借了另外的手机拨打,直至终于找到了,心理便释然了。还好是手机,还好都能找回来,还好还能让自己心里安稳释然。可世上毕竟有些特别的东西,一旦逝去,是永无再回的。


年轻那会儿初出茅庐时,便被许多人告诫:别看现在棱角分明的,用不了几年就磨平了。这好像成了一个经典的比喻,每一个初出茅庐,个性十足的人都是一块石头,甚至是一块顽石。在那些过眼里来人,这些顽石迟早会像他们一样变成光光滑滑的卵石,沦为大众化的人。好像这是一种回归,只有沦落了才叫做正常。


从骨子里排斥这种沦落,从开始便排斥。于是,时时告诫自己:要战斗,要守贞。如果自己真的一块顽石,宁愿保留那些棱角,即便是将自己划伤,甚至头破血流。试想,谁愿意做一个把自己扔在人群里就找不着了的人?在很多人眼里,这种坚守似乎没有任何价值,是无谓的坚持,是一种愚蠢,是一种与主流的背叛。纵然如此,我依然乐于去做这些愚蠢的坚守。其实,坚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害怕丢失。万一某一天把自己丢失在某处,想要找回就难了。就像《将爱情进行到底》所反应的:我们都回不去了。或许,某一天,我的坚守还能让我重新回去,去重温儿时的本真。


也有一些心痛的时候。静下心来,反观自己,也丢失了一些东西。自己毕竟是一介凡夫,面对世俗中那股强大的力量,也会变得畏缩,也会像一只鸵鸟一样,将头埋起来。正因这样,才会有这种伤逝的情怀。


“无可奈何花落去”也好,“水流花谢两无情”也好,“逝者如斯夫”也好,反正那些都不可阻挡地逝去了。既然逝去了,那就让它逝去吧,都是一些遮挽一下袖口也不能留住的事情。《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最后,杨铮留给文慧一段一段的海浪涛声,在这涛声中,文慧真的找不回当年只属于他们的浪漫了。既然无可阻挡的要逝去,那就好好把握自己手中的和眼前的。


不知道要写什么的时候,搜到了欧阳修的一首《采桑子》小令。欧阳修的旷达却也值得我们玩味,摘录于此,算做分享。


十年前是尊前客,


月白风清。


忧患凋零,


老去光阴速可惊。


鬓华虽改心无改,


试把金觥。


旧曲重听,


犹似当年醉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