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 花

  


山东·慕之


梅花似乎只存在于诗歌里,“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程宁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梅花距离我的生活却很遥远,我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向我的学生描述梅花的情状。


春节期间的闽北地区,阳光愈加灿烂,摄氏二十度左右的气温让闽北的生命蠢蠢欲动。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听说有梅花可以看,整个人禁不住激动起来,似乎已经置身于那个诗歌的世界中去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想象中,雪是梅花的背景,梅花是雪的点缀。《红楼梦》中贾宝玉正被罚到栊翠庵折梅花,那时正下着大雪。诗歌告诉我,没有雪的严寒,就没有梅花的芳香馥郁。唐朝黄蘖禅师的诗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明朝《警世贤文》中的语句“梅花香自苦寒来”,不仅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同时也建立起了梅花和严寒之间的关系。可当我真正站在梅花的面前时,也分明感受不到闽北山区的严寒。或许严寒已过,现在已经是春天。闽北山区就是这样,春天从春节当日开始。梅花送来春天的第一缕清香。


友人驾车行驶在闽北山区的山路,车内音箱播放着《大悲咒》。车外的青山绿水清洗着眼膜,车内的佛乐荡涤着耳膜。目之所见,耳之所闻,无不让心灵逐渐澄澈起来。


一行人都对即将看到的梅花做着各种各样的想象,白的像雪,红的像霞……可当我们来到一个叫做“董步”的村落时,只看到一株孤立在村边的白梅,远没有想象中的壮观。这株白梅应该是前两天开始绽放的,枝头上有许多嫩红的花托,花瓣已然飘落,树下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微风徐来,满树的梅香扑鼻。蜜蜂比我们来得早,一种小小的蜜蜂在树冠上来回穿梭,翅膀的震动汇集成“嗡嗡”的“巨大”声响,这似乎是春天最早的天籁。


一株梅花远不能满足我们这些驱车寻梅的人内心的热望。我们又辗转来到了山间一处残旧的农场。据朋友说这里是历史上劳改犯进行劳动教养的地方。当年周围满是茶园,晚上还会有露天电影,朋友只能站在铁栅门外远远观望,并在那个时刻开始羡慕起这些劳改犯的“美好”生活来。当年那些艰苦岁月,电影具有无上的魔力,吸引着众多懵懂清纯的少年。


我们来到一处山坳,立刻被一株一株的梅花惊呆了。红梅簇簇,白梅朵朵,更为奇特的是一株梅树上绽放着红白两色的梅花。不远处青山绵绵,近处梅花点点,闽北山区的山坳里,一行人围着梅花笑谈、拍照,沐浴春日的阳光。枝头上那无数的花苞,定会在日后的某个时刻,迎着阳光悄然绽放。虽然身处一个莫名的山坳,没有如织的游人,也会将馥郁的梅香弥漫开来,吸引蜜蜂,吸引我们。当我们驱车返回的时候,车后拖曳着的也定是丝丝缕缕的梅香。

人 情

  


山东·慕之


在我看来,人情往来是件很玄妙的事情,我这辈子是搞不懂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家有父母,年过六旬,身体尚可,除了高血压、腰椎疼痛之外,其他都还好。家有长兄,属牛的,四十大几的人了,一直在外打工,春节才会回家。姐姐属兔,早已嫁人,育有一女一子。从排行上来看,我在家里最小,属马,本命之年。家中所有亲戚间的人情往来,全由父母负责。哪家亲戚的孩子要结婚了,哪家亲戚生病住院了,哪家亲戚家的老人去世了,其间的迎来送往,全由父母操持。从小到大,对此等事情从未花费精力去研究过。直到和我同辈的亲戚间的人情往来,父母会提醒一下,该怎样怎样。虽然是提醒,大多数还是由他们代办。我只需将相关花费用度给他们二老。很多时候,都是由他们二老垫付的,待还给他们时,他们又以我账务紧张为由婉拒了。有些事情,二老确实不能出面时,便由长兄大嫂出面,我作为家中最小的,反倒清闲。如此这般,对人情是非,亲戚往来之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我是个教书匠,平日所做之事无非就是教书改作业之类的。每天的生活倒也有规律,上班,下班,下班,上班。同事间的往来也不甚复杂,婚丧嫁娶、生儿育女、乔迁开张诸事,我们均采取“随份子”的方式,一般的事情都有输定俗称的数额。彼此间又有同学关系、师生关系等的数额上会大一些,与一般同事关系有所区别。前些年的数额基本上为五十,考虑到物价的飞涨,现在的数额基本上为一百。学校的人情往来之事,相对于亲戚间的那些往来相对要简单得多,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操作起来难度不大。用同事的话来说:谁还没个事啊,相互帮助,加深感情嘛。


单单是这些往来倒也简单。偏偏我们身处一个注重人情往来的国度,逢年过节,更是将这人情往来演绎到极致。父母长幼、领导同事,以及那些莫名其妙的关系,似乎都要利用这些年节来提现一下,加强一下。国情如此,人情如此,这倒也算正常。可对我这样一个对此类事情不明就里,简直是榆木疙瘩的人来讲,这可是件比写文章,比上公开课,比评选教学能手更难的事情。单单是策划就颇费脑力,准备什么样的礼物、什么时间去、说什么话、怎么全身而退等等都要考虑清楚。曾经颇费脑力地做过这类事情,还是在同学的指导下完成的。当我趁着夜色离开的时候,同学告诫说:“前后不要超过五分钟,不要拖泥带水,不要喝茶吃水果什么的,简单一坐,无需多言,随即告辞离开。”五分钟结束后,同学看到我的紧张样儿,宽慰说:“第一次都这样。这就跟那事儿一样,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不是个事儿了。”


又逢春节,本命年的春节。这个春节过得颇有本命年的特色。前不久的一档子事情让精神和经济颇受了打击,以至于沦落到生无分文的境地;与妻子出现了一些误解,以至于爱妻抛却了我们父女负气归宁;现在带着幼女,千里别家,一家人终于团聚一起,谁曾想大年三十又将脚扭伤……我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连串的莫名其妙,更让我将人情往来之事抛诸脑后,我的父母,妻子的父母,全然没有能力和心力去照料了。本就不是一个善于经营的人,索性彻彻底底地宅起来,让那些玄妙的事情继续玄妙去吧。

方 向

  


山东·慕之


“方向是最重要的!”一位经验丰富的司机这样告诫一位新手。他说,只要方向正确,无论脚底出现什么差错都不要紧;方向一旦错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我是一个没有驾照的人,对开车的事情不明就里。手上的方向盘,脚底的离合、刹车和油门,这几样事物的配合运用是件很微妙的事情。手是人体比较灵活的部位,产品工程师将方向盘设计在手上,我想应该考虑到了方向之于驾车的重要性,考虑到只有手能够担当此重任。


在刷微博的时候,《南方日报》新浪微博上贴出了这么一段话:“思路清晰远比卖力苦干重要,心态正确远比现实表现重要,选对方向远比努力做事重要,做对的事情远比把事情做对重要,拥有远见远比拥有资产重要。”思路、心态、做对的事情、远见,这不都是在讲述“方向”吗?卖力苦干如同油门,清晰的思路就是它的方向;我们都在力求把事情做对,努力让脚底的离合和油门配合得默契,可我们是否考虑过我们所做的事情的对错呢。方向是最重要的,这句不经意的话反倒说出了人生的大道理。


我们终日忙忙碌碌,过着朝九晚五或者朝五晚九的生活,如同被人拧紧了发条,不得松懈。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是否还考虑过“方向”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埋头拉车,却忽略了抬头看路。生活是一部车,我们将把它拉向何方?我们的前方是朝阳还是落日,是山重水复还是柳暗花明,是重重雾霾还是碧水蓝天;前进的过程中,我们是一路高歌还是一步三叹,是斗志昂扬还是步履沉沉,是意气风发还是老气横秋。或许我们太久没有考虑过关于“方向”的问题了,或许我们已经没有了勇气去面对“理想”。有个段子说“不要给我谈理想,我已经戒了!”调侃之中有着太多的无奈。


我们是否想过,生活为什么会如此沉重,工作为什么会如此郁闷,幸福为什么会如此遥远?因为我们都在慢慢地被销蚀,被生活被工作销蚀,销蚀青春的同时也销蚀掉与青春俱来的激情与梦想,以致看不清来时的路和将要去的地方。到了这个时刻,或许也就到了修正的时刻了。如同开车,即便是直线行驶,也要看远顾近,握正方向。

位 置

  


山东·慕之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人或物,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位置。一旦离开了这个位置,一切就都变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就像一棵树,一棵有点年纪的树,它脚下的土地无论是酸性的,还是碱性的,它的筛管里流动的都是那方土地的滋养,它的根须也早已伸展于那方土地的四面八方。我们又该怎样挪动它的位置呢?君不见,城市新建的公园里,莫名其妙地移栽了一些古树沧木,用来提升公园的灵气。这些被移栽来的古树沧木不是挂着点滴,就是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给它搭建了一个遮阳的幕布。请问,面对这样的一棵树,我们还能感受到多少灵气,还能体会到多少生机。动辄二三十万,兴师动众,劳神费力,最后矗立在公园中心的却是一株沧桑的躯体。当这棵树的最后一枚树叶,悄然滑落于盛夏的午后,或许我们会想:多可惜啊,它原本可以活得好好的。


早晨,在溪边散步,河床上无数的鹅卵石闪烁着太阳的光芒。对这满满一河床的鹅卵石,生发了无尽的热爱,喜欢脚底那疙疙瘩瘩的感觉,喜欢捡拾那些具有特殊色彩的卵石,拿在手里,摩挲把玩。玩着玩着,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俯身掬水,水沾湿了手里的鹅卵石,那鹅卵石幻化了一般,色彩更加绚丽,周身更加圆润,似有了生命一般。向水底看去,金刚黑、朱砂红、咖啡棕、米雪白……一枚一枚的鹅卵石异常绚丽,在太阳的照射和水的折射下,洋溢着无尽的生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岸上的鹅卵石。它们被人挖出来,堆在一处,准备用作建筑的沙石。随着水分的风干,它们的色彩已不明艳,没有了丝毫生机。石头原来也是有生命的,就像这鹅卵石,水赋予它颜色和生命,一旦离开了它应有的位置,便只剩下了坚硬和冰冷。


最近,颇感郁闷,无论工作还是情感,都面临史无前例的波折。夜深人静时,我会想,是不是该换个环境了。常言道“人挪活,树挪死”,我是否要挪动一下,变换一下自己的位置呢?于是,又想到了公园中心的那棵树。如果我就是那棵树,我挪动了会怎样呢?是啊,周边毕竟是自己早已熟悉的环境,也毕竟打拼经营了十多年,我的根须也早已伸展到四面八方,我脚下的土地酸碱自知。如果我就是水底的那枚鹅卵石,设若离开了这片水域,我的生机又还能持续多久。


一棵树,即便长久地呆在同一个地方,只要它从不感到安逸,它就会源源不断地汲取一切力量;一枚石子,即便是久处水底,只要它不刻意隐藏,它就能折射太阳的光辉,投射出水的生机。而我,又何曾感到过安逸。

只要你要 只要我有

只要你要 只要我有


山东·慕之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读高中的时候,正值青春年少,一切都是那么的懵懂和迷离。当我从她那里听到这八个字的时候,内心荡漾起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只要你要,只要我有”,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是一句清新至极的承诺。于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似乎都秉承着这八个字为人处世。至于当时,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想太深,只是肤浅地信封着这八个字,并用彩色卡纸写得漂漂亮亮的,座右铭一般放在课桌的一角,以便让自己时时沉浸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中。那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也只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


前不久,从凤霞老师的博客中得知出版社寄给她样刊莫名其妙地走丢了。为了此事,她颇感郁闷。恰巧,我有那本杂志,便打听了凤霞的地址,给她寄了过去。那天,恰巧是她的生日。或许就是这些巧合,凤霞老师颇为感动。面对凤霞老师的一再感谢,我突然间想到了“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这八个字,并短信回复给她。一本读过的杂志,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多的纪念意义了;对凤霞老师来说,有着更为值得纪念的意义。我与凤霞,真的是素昧平生。再想起此事,我反倒要感谢凤霞老师了,是她让我重又找回当初的那份纯真,让我再次体会到一种给予的幸福。


工作期间,总会应同事的要求前去帮忙。事情过后,同事总会邀集相关人等,相聚于餐馆饭店,把盏小酌。此等事情,渐成风尚。久而久之,越发觉得同事之间的情感似乎只剩下一杯酒了。事大事小,也似乎只是一杯酒的问题而已。面对同事的真诚相邀,我也予以真诚的拒绝,无奈风尚如此,同事的真诚又绝非虚假,把盏之际,总感觉朋友之情、同事之谊在慢慢流淌。我本是一个不胜酒力的人,能为同事、朋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我是一种幸福。朋友的真诚委托,是莫大的信任。单单为了这份信任,我必将全力以赴。这世间,还有比信任更珍贵的谢礼吗?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当初把这八个字座右铭般放在课桌上,只是想告诉那同学,这是我对她的一份承诺。谁曾想,这八个字没有给当初的懵懂与迷离一个结果,反倒被我奉行至今。

崇阳溪的鹅卵石

崇阳溪的鹅卵石


山东·慕之


再次来到崇阳溪,再次走在她那铺满鹅卵石的河床,领略一河的宽阔与辽远。


崇阳溪已经深入到我的脑海,不见她时,脑海中荡漾起她淙淙的流水声,时时梦想着那如星星般灿烂的鹅卵石。#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那是怎样的鹅卵石啊?北方公园的小径上,会利用鹅卵石铺就小狗、小猫等可爱的动物造型,这样的鹅卵石小径被冠之以“按摩”路径。走在上面,脚底得到前所未有的按摩,周身通畅,人不禁放慢脚步,来回逡巡。设想着有朝一日,在自己小园里也铺上一层这样的鹅卵石小径,即便是看着,心里也舒服畅然。


自第一次见到崇阳溪,便被满河床的鹅卵石所震撼。走在河床上,感受脚底的“忐忑不安”,这许多的鹅卵石该铺就多少“按摩”小径啊,又能装饰多少对鹅卵石情有独钟的心灵呢?溪水在远处淙淙流淌,近处是村妇在浣洗衣物;棒槌梆梆地敲打,肥皂泡带着阳光的颜色随水而逝。我曾因为痴迷于这迷人的场景,和爱人一起在溪边渡口浣洗起来。谁曾想,此举却是一个被人嘲笑的举动。当地风俗,男人是不能在这女人堆里洗洗刷刷的。无奈,只能一个人在河床上散步,捡拾起那些色彩迷离的石头,拿在手里摩挲,感受它的圆滑,让它在手里慢慢变得温润起来。


再次来到崇阳溪畔。早早起床,似为了赶赴一场约定,伴着晨间的氤氲气息,穿过村落间的卵石小径,来到河边,走上河床。每一块鹅卵石老朋友般招呼着我,问候着我。远传的溪水从礁石上穿过,淙淙哗哗的声音,是对我的召唤。在这辽阔的鹅卵石河床上,“忐忐忑忑”“仄仄歪歪”地走着,探寻着每一块卵石的心灵。


总会想起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比喻,人就像这鹅卵石,总要经过世事的冲刷,磨去一切棱角,从而“圆滑”地在生活的激流中度过每一天。年轻时正青春,对此类比喻常常嗤之以鼻,并发誓,即便如此,我也将自己的棱角保留到最后;即便摆脱不了沦为卵石的命运,我也将是最后一块卵石。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这般骄傲地活着。


回味着,突然听到脚底传来脆脆地声响,是卵石相互撞击的声音。俯身捡拾起一块卵石,挥臂奋力将之甩出去。一个美丽的抛物线划过之后,便听到了更加清脆的卵石撞击的声音。一块一块地甩,一声一声的清脆。落在卵石堆上的,落在水底的,不同的卵石,不同的脆响。在这声声脆响中,我反倒了忘记了那个关于棱角磨损的比喻,进而想到:每一块鹅卵石都有属于它的坚硬,磨损了棱角,也磨损了软弱,留下的是圆润,也是坚硬;也只有这份坚硬,才配成为卵石的核心。


让我们忘记那个关于棱角与圆滑的传说吧,让我们记住这个关于软弱与坚硬的传奇。设若你再次遇到鹅卵石,请不要再嘲笑它,因为我们没有它那份历尽洪水磨砺的坚硬。

妮儿,爸爸对不起你

妮儿,爸爸对不起你


山东·慕之


最近因为种种原因,妻子抛却了我和女儿,独自一人回娘家去了。当我带着女儿来到妻子的面前时,我们之间的分离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留给我们父女的是什么呢?#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一个男人带孩子真的不是很容易。我要工作,要按照时间准时到校,去完成分内的教学任务以及学校交给的各项管理工作。女儿正在幼儿园上中班,每天早晨我要送她去幼儿园。于是,平时从不迟到的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天天迟到。真正实现了“朝九晚五”的理想生活。走到学校的时候,基本上都快九点了,下午四点的时候,我又早早地离校去幼儿园接女儿,然后就不再去学校了。每逢周末,便把女儿送到老家,让她的爷爷奶奶代为照看。


或许是女儿习惯了和我单独相处的日子,每次送她回老家的时候,如何与她分开是我的一个大难题。她奶奶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来给女儿解释,如爸爸去上班了,爸爸去开会了,爸爸去给你买好吃的了等等。等女儿学会了利用她奶奶的电话时,每当她发现我离开了,便跑到房间里,拿出电话,长按数字键“2”,便可快捷拨通我的电话,每次我都会听到她带着哭腔说:“爸爸,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每当听到她的这种声音,内心所有的坚硬瞬间崩溃。


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慢慢度过。自己原本以为,不就是一个人带孩子吗,有什么难的。可回过头来,发现,这一个多月分离的时间,给我们父女带来了很多隐性的影响。


我的脾气越来越坏。昔日的耐心不知道都跑到哪儿去了。面对学生不满意的表现,很容易暴怒,发脾气,对学生进行种种责备;面对学生测试的成绩,极不满意,质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按照我提示的方法去应对;面对女儿买零食的要求,我一律简单粗暴的拒绝;面对女儿对她母亲的想念,我简单地置之不理,有时候将她抛在被窝里,让她哭着哭着睡着。现在想想,这应该是心理的失衡与扭曲。而这种心理失衡和扭曲,最终给我带来了本学期最为沉痛的教训,也让自己和学校蒙受了过多的经济损失。


女儿的心理开始有了阴影。每晚睡觉前,照例女儿要喝奶,喝奶之后便会安稳入睡。可一段时间以来,女儿喝奶之后,总会接连问我三个问题:“爸爸,你不去上班吧?你不去开会吧?你也不去学校了吧?”一开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后来渐渐明白,每逢我有早读课时,我会将熟睡中的她独自留在家里,当早读结束我回到家时,她正穿着睡衣蹲在家门痛哭。每次学校将会议安排在下午第七、八节课的时候,我会将女儿送到老家,然后偷偷返回学校开会。有时候,学校晚上有临时的任务,我会将正在看《米奇妙妙屋》的女儿留在家里,等我回到家时,她将电脑暂停后,自己一个人埋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我想,每次我的偷偷离开,都给女儿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以至于她丧失了家庭的安全感。每当她问我那三个问题时,我总会抱住她,吻着她的额头说:“不会,爸爸会一直陪着你!”


现在,我们经过了22个小时的车程,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当女儿兴奋地跑出火车站出站口,一跃跳起,紧紧抱住她妈妈的时候,眼泪从心口流出。


妮儿,爸爸对不起你。

几则博文的点评与回复

几则博文的点评与回复


·Re:托起初升的太阳 (2014-1-8 22:32:00)慕之


最近颇感郁闷,在QQ上留了一句“从未有过的颓败”。此语一出,众同学好友不断回复,有表示关切的,有询问原因的,有鼓励加油的,有邀约喝酒的……一下子让这个冬天温暖了起来。“温暖还是一天的主导”。今日,一好友再次留言相问:今天好些了吗?虽然,心口还有点被撕裂的痛楚,也算是好些了。尤其是接连看过赵老师的几篇文章,心里暖暖的,似有太阳升起。#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人生难免有伤痛,也无法以别人的安慰来疗救,可是当我们还能宽容,还有乐观的心态,你就发觉你,与自然比较,与他人比较,一定不是最不幸的一个。改过去的总要过去,该经历的还要经历。


·Re:一副抑郁的图画 (2014-1-17 0:59:00)慕之


最近一直被抑郁包裹,心空是一派墨色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谁都有的,把它理解为一种审美。


·Re:关于职业倦怠 (2014-1-17 1:33:00)慕之


感觉那些所谓的职业倦怠,倦怠的其实不是职业本身,而是该职业的规则。艺术化地对待自己的职业,找到圈子内可以自由支配的乐趣,这也算是自得其乐了。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在不自由中找自由空间。你的判断与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Re:又见炊烟 (2014-1-17 1:27:00)慕之


慕之还是幸运的,家里做饭的还是八yin的大锅(我们这里做饭的大锅用yin二声作两次,估计是英寸的英),锅底烧的是麦秸、玉米秸、花生秧、地瓜秧之类的柴草。从那锅里出来的饭菜开水无不饱含着柴草燃烧时烟熏火燎的味道。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真好。很怕中国的乡村会湮没。


Re:回家看看 (2014-1-17 1:21:00)慕之


慕之的母亲还好,和父亲一起侍弄一片桃园,养了几只羊两条狗,那狗的吃食居然和羊的一样,也不闲清淡;母亲还要照顾八十多岁的奶奶;有时,我会将小女寄放到家里,到晚上才去接;每逢乡镇集市,她会到集市上去卖生姜,现在涨到4块多一斤了。不过,母亲的仍旧无法掩藏日渐袭来的老态,这让我心痛。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温情的生活,让人羡慕。


Re:回家看看 (2014-1-17 1:21:00)慕之


慕之的母亲还好,和父亲一起侍弄一片桃园,养了几只羊两条狗,那狗的吃食居然和羊的一样,也不闲清淡;母亲还要照顾八十多岁的奶奶;有时,我会将小女寄放到家里,到晚上才去接;每逢乡镇集市,她会到集市上去卖生姜,现在涨到4块多一斤了。不过,母亲的仍旧无法掩藏日渐袭来的老态,这让我心痛。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温情的生活,让人羡慕。


Re:从量产说到自由化表达 (2014-1-8 21:59:00)慕之


每逢作文课就头疼,既然头疼,干脆就把作文干掉了。于是,每到作文课时间,我照样上我的课。作文怎么办呢?把积累的杂志发下去,每人一本。学生每天在作业纸上,先摘抄一半,另外一半自己随便写,每天一张(抄半张,写半张),一个班四十多人,一天的作业就可以装订成册了。杂志彼此交换阅读,装订成册是小册子取名“山花文摘”,学生传阅点评回复。慢慢地,量的积累也有一些了。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作文不可教,所教的应该是带着孩子写,而且因为写的倒逼机制,他们大量阅读,善于筛选好文。这就对路了。


Re:与父亲饮上今年这杯酒 (2014-1-8 22:12:00)慕之


居然也看出了一些我父亲的影子。还好,慕之的父母亲都还健在,身体也都还不错,就是血压有些高。慕之的父亲曾经也有一辆大铁驴,那辆老牌的泰山自行车教会了哥哥学骑车,教会了姐姐,也教会了我。父亲骑着他,从60年代一直骑到21世纪。在我工作不久的一个乡镇集日,父亲将车停放在菜市场一个菜摊前,蹲下身子挑拣芹菜的时候,那大铁驴被某人莫名其妙地推走了。或许那人觉得那大铁驴还值几个钱。确实,那时的车实在。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大铁驴的时代过去了。属于父母一辈风云际会的时代也即将过去,而我们接过来的责任是这么沉重。


·Re:读一幅乌云图 (2014-1-8 22:22:00)慕之


村西的打麦场是我们儿时的乐园。节目从傍晚开始,而我却总是第一到场,其时手里还拿着大半块煎饼啃着,百无聊赖地等。当小刘燕也扛着大半块煎饼来的时候,我却感觉过了好久。等第三个人来到后,我们便开始了游戏,随着来人越来越多,游戏变换的也越多。当把所有的游戏玩一遍了,月亮也已经很高了。村子里总会传来“小刘燕,回家睡觉了,再不回来把你关外边!”之类的呼唤声。然后,人慢慢变少。而我,又成了最后一个离场的,带着莫名的落寞。 


以下为赵福楼的回复:


我们大约都是这样一个人:热爱,太多的热爱,希望尽情消耗,而且特别期盼有人可以分享因为你的热爱所带来的愉悦。生活中经历的一切都是赠予,慢慢回味这一切,才知道活这一辈子——值!

同行十二年

同行十二年


慕之


癸巳中秋,全校同仁齐聚一堂,把酒言欢;席间,歌者洪其嗓音,饮者倾其杯盏;余非能歌善舞者,非强饮畅怀者,独处其间,默念成诗,遂诵之抒怀,以助酒兴。#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了


时光不知不觉


甚至不曾在额头留下一点痕迹


相处了十多年的同事说:


你还没有三十吧。


我的心里有一朵花在瞬间绽放


为自己还拥有一张年轻的面孔


为自己的青春还在流淌


 


记得当初正年少


记得当初正轻狂


从未顾忌这里是一个拥有50多年历史的地方


我的老师


额头上已经爬满了沧桑


喉咙和腰椎经受了很大的伤


我的学生


早已走向了四面八方


节日里的一个短信填满我的胸膛


 


细数这里的一草一木


品读这里的一砖一瓦


思索这里的一分一秒


每日丈量着从一楼到四楼的距离


时刻凝视教学楼前的旗帜高高飘扬


 


十二年


教学生涯的三分之一悄然滑过


遗憾撒满了校园的每个角落


我没有在教师节的当日为老师奉上一束鲜花


我没有在校园的早晨为学生呈现一抹微笑


我没有实现初登讲台时的誓言


我没有让自己的青春一路高歌


 


十二年


楼前的法桐树似乎不曾有丝毫变化


树枝上的铜铃却早已深深嵌入树干而难以割舍


长廊上悬挂着的紫藤年复一年


紫藤间的鸟巢里却飞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小鸟儿


假山水池竹木简


白墙碧瓦天地间


白驹过隙十二年


青春流逝不孤单


 


或许你不愿意承认


但我坚信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解不开的母校情结


或许你觉得这有点矫情


但我坚信我们之间总有一种情愫叫做缘份


或许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伟大


我坚信坚守是我们共同的品格


或许你没有留意校园里的每一朵花


但我却更加坚信每一朵都是我们梦想的升华


 


十二年


这是我在这里目睹的第十二个中秋月


这是我在这里为大家朗诵的一首歌


天上中秋月


人间一杯酒


同行十二年


与君痛饮


与君高歌


 


慕之于小园 


2013年中秋

做一个千里的梦


做一个千里的梦


山东·慕之


无论怎样,2013算是过去了。


最近的几年,每一年的结束和每一年的开始,好像都那么的平淡。虽然在心里会偶尔那么“咯噔”一下,也仅仅是“咯噔”一下,旧的日子随即便被新的日子冲走了。流年,这几年过得或许就是流年吧,水一般流过。#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刻,我居然找了“颓败”这个词来修饰过去的一年。整整一年,期间也有诸多荣耀和喜悦,但走到末尾的时候,一股从未有过的颓败时时将自己折磨,心情也随之颓丧了起来。


人一旦颓丧,便漠然了。


很多话不愿意再说,很多事也不想再做。大多时候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坐在冬日的墙角,晒着太阳,目视另外一个自己。你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你是否还有所坚持?你是否还能坚持?另外一个自己,也如我一样,晒着太阳。那阳光怎么也晒不走他脸上的漠然。


实在憋不住了,在QQ上随手丢下一句:从未有过的颓败。一时,冷清的空间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众同学好友不断回复,有表示关切的,有询问原因的,有鼓励加油的,有邀约喝酒的……点击率猛增,一下子让这个冬天温暖了起来。赵福楼老师写到:“做人的苦痛总是要抛却。太阳燃烧为火球。温暖还是一天的主导。做人无论在什么境地与季节,他都无法放弃,持续乐观和憧憬未来。


想起了在安自寺拍摄的那棵树。冬日清晨,太阳初升,寺庙大殿笼着一层殷红,瓦,墙以及眼前的那棵树仿佛注入了生机一般鲜活起来。于是,拿出相机,正对着太阳,调整好角度,让那棵树粗壮的树干恰巧遮挡住太阳,让那阳光放佛从这树干上发出一般,逆光拍摄,将那棵树定格成早间的一帧剪影,熠熠发光。


2014,我还是要憧憬一下的,就像安自寺里的那棵树,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憧憬一天的温暖一样。这份憧憬或许几年前也曾经憧憬过,现在只不过再重温一下而已,提醒一下自己还是要有所追求和坚持的。


本命之年。生就吃草的命,那就做一个千里的梦。


 


2014年1月8日深夜于小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