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原本是一面洁白的旗帜——由《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想到的


他们原本是一面洁白的旗帜


——由《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想到的


慕之


“我感谢上天让我有机会认识这些美丽的生命,让我感受他们的仁爱和美德,让我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教育,让我知道职业的使命与荣耀,让我敬重生命中的永恒。”吴非的博文《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中这样写道。


每一个学生的生命都是美丽的,洁白,一尘不染。身处制度化中的教师往往会以这样的规则,那样的规定去衡量看待每一个学生。成绩优异的,从不违犯学校规章制度的,对老师的话言听计从,从不知顶撞和违背的,这样的学生要么被评为“学习标兵”,要么被评为“文明中学生”,或者其它什么荣誉称号,他们会拿着学校颁发的荣誉证书回家,证书的右下角盖着学校那枚鲜红的印章。其余的学生呢?他们没有盖着鲜红印章的证书,他们就不优秀了吗?他们的新年就不愉快了吗?


振是一个不易让人理解,也不易让人走近的学生。他有着很个性的发型,长,长过耳际;弯曲,每一根都有小小的弯曲,像方便面;挑染,发梢是淡淡的黄,发根透着深沉的红。这发型显然违背了《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他也因此被领导多次要求理发,整改发型。对此,振总是置若罔闻,发型依旧。在制度化中的领导眼中,这无异不符合中学生的标准,不符合常规,这无疑昭示着学生内心的不安分,这也无疑是工作中的不稳定因素。于是,便要处之而后快了。最终,振选择了离开,离开之际仍旧是那个发型,没有丝毫的改变。振的离开,让他所在的班级清净了,让他所在的年级也轻松了。振离开时,我连看一眼他的背影的机会都没有,只是默默地将他用过的课桌凳收拾起来。振是一个被定义为“问题”的学生,他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就离开了他所在的学校,只身一个人走出校门,踏入社会的门槛。他背后的校园或许因为他的离开而得到了净化,但是这种净化却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个像振一样的学生。


推脱,逃避,淘汰,总而言之,采用一切方法,消除一切可能存在的不安分因素,就是不采用中医式的治本之法。一批又一批带着“问题”的学生就这样涌出校门,走向了社会,把一切不安分的因素带给了我们所身处的社会。


丑闻终于闹出来了。一名在校女生惨遭两名社会青年和一名在校男生的轮*。两名社会青年当年就是带着“问题”离开校园的,那名在校男生学校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丑闻就酿出了。他们的生命原本也是美丽的,也是纯洁的,纯洁的就像一面洁白的旗帜。到底是什么让这面旗帜慢慢变得污秽,变得肮脏,变得不再飘摇?


阳的手机在课堂上响了。老师将手在阳面前伸开,阳非常不情愿地将手机放到老师手里。手机并不名贵,非常纯正的山寨手机,3D喇叭、高清镜头、音频视频播放器、蓝牙、电子书、08版手机QQ、2G内存卡,各种休闲娱乐功能非常完备。经过细致检查,在那2G的内存卡上却存放着种种不堪入目的音频、视频、文档。现在终于弄清了阳的成绩为什么一次比一次后退了,也知道了这孩子为什么越来越透露着一股非学生的气息,那猥亵的眼神原来是这样修炼而成的。当然,拥有手机的学生不止阳一个人,手机里偷偷存放这些不健康内容的也不止阳一个人。没收了他的手机又能怎样呢?阳三番两次地索要手机,说是要给在外打工的父母联系。老师又能怎样呢,只能删除了所有的证据后将手机还给他。阳原本也是一面纯洁的旗帜,现在的问题是,面对他这面沾了污秽的旗帜,该如何漂白,还他生命以美丽和无暇呢?


问题就摆在面前,即便是漠视,推脱,甚至逃避,问题也仍旧在那儿。表彰优秀的学生,让优秀的学生带动感染那些心存“问题”的学生,发挥优秀学生的积极意义,从理论上讲的确是一个科学的方法。可如今的问题是,那些心存“问题”的学生根本就不在乎谁是优秀,也丧失了被感染了可能。


一面又一面原本洁白的旗帜就这样任由一切风行的污秽吹刮,哗哗作响。教学楼前高高的旗杆上同样吹刮着的一面鲜红的旗帜,也在哗哗作响。




 


吴非的博客原文网址:


http://eblog.cersp.com/userlog/17275/archives/2010/1317504.shtml

《让我看着你》推荐阅读

《让我看着你》推荐阅读


一篇只有八个段落的散文,却能够完成情感的积聚,最终让人情不自禁地刘下泪来。这篇散文的名字是《让我看着你》


从文中可以读出身为人子的痛苦与无奈。母亲病了,作为医生的孩子却无能为力,能让其他病人康复,却只能看着自己的母亲在病痛的折磨中向死亡迈进。#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我后悔当初选择的职业了”。母亲病了,自己身为医生远不如只是一个平凡的工人呢?至少可以少承受一份无奈啊。


从中可以读出母亲的坚强与豁达。癌细胞扩散引发的疼痛让母亲无法入睡。即便这样,在孩子面前母亲依然是一种平静的微笑。这微笑背后切齿的痛也许只有这母亲能承受。正是这样一个母亲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送老衣,言及生死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微笑,不像是谈死,倒像去赴一个美丽的宴会”。相比之下,那些贪恋生死的人多么卑琐啊。


从中还可以读出母亲对孩子的爱与留恋。这从是文章的核心。标题是《让我看着你》。到底是怎样看呢?原来母亲同意捐献自己的眼角膜给其他病人,希望依次来为自己的孩子解决工作上的困难。更重要的是,母亲希望借助别人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话,孩子便可以长久地活在母亲的视线里了,即便这个母亲不久便逝去。


“孩子,我想看着你,让我看着你。”这是一个即将离世的母亲仅有的希望,这希望全给了孩子。身为孩子,何其幸也;身为母亲,何其大也!


附《让我看着你》(王焕伟


①从母亲住进我们医院的那一刻起,我就后悔自己当初选择的职业了。曾经有那么多的患者能在我的手上康复,母亲的病,却让我无能为力。面对越来越消瘦的母亲,我除了强颜欢笑地安慰她,就只能偷偷躲到某个角落抹眼泪。


②那个时候,她的癌细胞已扩散到整个胸部。整夜整夜的疼痛让她无法入睡,可她却从来不吱一声。每次进去看她的时候,她都装作很平静的样子,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我觉得比先前好多了。你工作忙,不用老来看我。”我扭过头,眼泪无声地掉下来。   


③午后的阳光照在洁白的病床上,我轻轻地梳理着母亲灰白的头发。母亲唠叨着她    的身后事,她说她早在来之前就已准备好了自己的送老衣,可惜还少一条裙子,希望我们能尽快给她准备好。说这些的时候,母亲的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微笑,不像是谈死,倒像去赴一个美丽的宴会。母亲一生爱美,临终,都不忘记要完美地离去。我的泪,再也忍不住,一滴又一滴地落到母亲的头发里。


④母亲的病房,离我的办公室仅有几步之遥,可她从来没有主动要求我去她的病房。每一次去,她还忙不迭地催我走。她说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我,她嘱咐我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家人那样对待病人。其实,我很清楚,每一次离开母亲的病房,身后那双依依不舍的眼睛会一直随着我的身影,直到我拐过屋角。


⑤一天,一个女孩急需眼角膜,恰巧医院里有一位救治无望的男孩,出于一个医生的责任,我劝那个男孩的家长捐献出孩子的眼角膜。男孩的父亲同意了,不想他的母亲却发疯般地找到我,说她决不允许谁动儿子一根毫毛,哪怕他不在这个世界了。最后,也许被我劝得急了,那位痛得发狂的母亲突然大声地说:“你觉悟高,怎么不让你的家人来捐献?”我一下子呆在那里,无言以对。


⑥母亲是何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门口的,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直到听到那声熟悉的呼唤,抬起头,看见母亲正泪流满面地立在那里:“孩子,你看妈妈的眼角膜能给那个孩子用么?”屋子里一下子静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母亲身上。我几乎不敢相信,那话是从母亲嘴里说出来的。母亲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残缺,可她竟然情愿让自己残缺着离开这个世界。看大家都在惊愕地盯着自己,母亲的脸上忽然现出少见的一点血色。她挣扎着走到我面前,静静地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我听见母亲轻轻地说:“孩子,我想看着你:让我看着你!


⑦泪水狂涌而出,我第一次在自己的病人面前失态。我知道,那是母亲临走之前努力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⑧后来,那个男孩的母亲含着泪同意了把儿子的眼角膜捐献给那个女孩,因为她觉得儿子的眼角膜毕竟比我母亲的要年轻。更重要的一点,她说,她也想让儿子的眼睛,一直看着她。从我母亲的身上,她明白:爱,原来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延续。(选自《意林》2007年第11期,有删改)


 

学生能懂吗?——李存葆《祖槐》阅读小记

学生能懂吗?


 


一个人只有摆脱了自我的小圈子,才能扩张自己的胸怀,将关注的焦点由“小自”我转向“大我”。#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在一篇现代文阅读训练语段里,读到一段李存葆《祖槐》里的文字。在给学生诵读的时候,自己被文字间的浑厚与博大所折服,于是荡涤了自己的心胸,用自己最宏阔的声音向学生演绎这个语段。


李存葆在语段中发出了四个疑问。这四个疑问没有一个是为了自己而发的。比较起来看,我们所关注的就局限得很了。李存葆的四个疑问关注的分别是未来命运、灭顶灾祸、教化启蒙、修身操守。课堂上,我发挥自己的联想,从历史、文学、现实三个世界中寻找能够印证作者所写的一切。可是,当我在讲台上自我陶醉于这篇文章和自己的讲授中时,却发现学生的眼神是那么的空洞。我也不禁自问:这种博大与宏阔,他们能懂吗?作者问“面对愈来愈奢华的物欲世界,你们会用何种方法开顽启蒙,施以教化?”“面对物化的浮嚣之气,你们能耳不杂听,目不旁骛吗?”面对这样的质问,我难以回答,我的学生又能回答多少。一个在充满着奢华的物欲世界中长大的孩子,我们又该如何对他们施以教化,我们又该怎样让他们相信我们所说的一切呢?


 


附:《祖槐》节选


 


念情依依,别意悠悠。祖槐,我就要拜别你了。从太始之初那最早的一瞬间,到刚刚逝去的一刹那,都包容在你根系的泥土里,你是剪裁春秋的历史老人,你是亿万槐裔的灵魂。在你伟岸的身躯面前,我只不过是个幼稚的孩子。来前,我那在你枝桠上筑巢的是鸹还是鹳的小问号,虽然已经拉直,但一连串的更沉重更僵硬的问号又涌向我的脑际。祖槐,在你慈爱仁厚的怀抱里,请允我仰天发问——


我拜问“三皇”之首的伏羲:


你结绳织网,你演绎八卦,你是华夏大地的开山鼻祖,你是聪明睿智的化身,你画下的太极图,使操纵电脑的现代人都难以破译,但你能点拨一下天下人民的未来吗?你能勾勒出人类命运的“终极图”吗?


我叩问炎黄子孙的始祖女娲:


你是英雄母亲的象征,你是果敢坚毅的女神!当“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的大难之际,你炼五彩之石,以补苍天,挽救了天下生灵!当今,你的传人们头顶的昊天上,果真出现了两个偌大的黑洞,足以使一切生命面临灭顶之祸,你炼的那些美丽的五彩石,还能缀补得了吗?


我恭问天下为公的唐尧、虞舜:


你们曾创造过“尧天舜日”的朗朗乾坤,清平世界,使80老叟鼓腹击壤,使生齿兆庶安和宁靖,面对当今那“玩的就是心跳”、“过把瘾就死”,只顾“潇洒走一回”的人流,面对愈来愈奢华的物欲世界,你们会用何种方法开顽启蒙,施以教化?


我敬问冰肌雪骨兰心蕙性的巢父、许由:


你们的清高几近不食人间烟火,这与当代人的追求判若云泥。你们视王位如草芥,观名利如浮云,重操守如泰山,谨修身以自洁。倘若你们再世,面对物化的浮嚣之气,你们能耳不杂听,目不旁骛吗?你们该到哪里去寻找一条澄明清亮的流溪,去清洗那听脏了的耳朵,去涤净那牧犊口角上的浊水?


……


别意悠悠,念情依依。就要辞别洪洞,就要辞别临汾了。友人要陪我一道去登临汾市中的大鼓楼,并援引民谚说:“不登大鼓楼,白来平阳游。”我知道,这全国最大的鼓楼上,有巨钟一口,重达5000斤,游人均以击钟为福。我忆起济南千佛山门楣上那副楹联:“晨钟暮鼓唤醒人间名利客,经声佛号惊回宦海梦迷人。”有多少香客游人,曾在这楹联前伫留沉思,然而,“以物喜,以己悲”的人群依旧。我想,即使再大的警钟,恐亦难使“名利客”、“梦迷人”返璞归真。对眼前这大鼓楼,不登也罢。列车驶出临汾,隆隆北上,眼看就要离开先祖们曾居住过的这片皇天后土了。我深知,区区如我,声音是那般微弱乏力;然而,我仍在心中默默呼唤:


归去来兮,我曾厌恶过却懂得“报孝”的乌鸦;


归去来兮,那洁白如雪的精灵——我梦中寻觅的大鸟……


1999518于军艺(摘自《十月》1999年第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