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情

  


山东·慕之


在我看来,人情往来是件很玄妙的事情,我这辈子是搞不懂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家有父母,年过六旬,身体尚可,除了高血压、腰椎疼痛之外,其他都还好。家有长兄,属牛的,四十大几的人了,一直在外打工,春节才会回家。姐姐属兔,早已嫁人,育有一女一子。从排行上来看,我在家里最小,属马,本命之年。家中所有亲戚间的人情往来,全由父母负责。哪家亲戚的孩子要结婚了,哪家亲戚生病住院了,哪家亲戚家的老人去世了,其间的迎来送往,全由父母操持。从小到大,对此等事情从未花费精力去研究过。直到和我同辈的亲戚间的人情往来,父母会提醒一下,该怎样怎样。虽然是提醒,大多数还是由他们代办。我只需将相关花费用度给他们二老。很多时候,都是由他们二老垫付的,待还给他们时,他们又以我账务紧张为由婉拒了。有些事情,二老确实不能出面时,便由长兄大嫂出面,我作为家中最小的,反倒清闲。如此这般,对人情是非,亲戚往来之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我是个教书匠,平日所做之事无非就是教书改作业之类的。每天的生活倒也有规律,上班,下班,下班,上班。同事间的往来也不甚复杂,婚丧嫁娶、生儿育女、乔迁开张诸事,我们均采取“随份子”的方式,一般的事情都有输定俗称的数额。彼此间又有同学关系、师生关系等的数额上会大一些,与一般同事关系有所区别。前些年的数额基本上为五十,考虑到物价的飞涨,现在的数额基本上为一百。学校的人情往来之事,相对于亲戚间的那些往来相对要简单得多,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操作起来难度不大。用同事的话来说:谁还没个事啊,相互帮助,加深感情嘛。


单单是这些往来倒也简单。偏偏我们身处一个注重人情往来的国度,逢年过节,更是将这人情往来演绎到极致。父母长幼、领导同事,以及那些莫名其妙的关系,似乎都要利用这些年节来提现一下,加强一下。国情如此,人情如此,这倒也算正常。可对我这样一个对此类事情不明就里,简直是榆木疙瘩的人来讲,这可是件比写文章,比上公开课,比评选教学能手更难的事情。单单是策划就颇费脑力,准备什么样的礼物、什么时间去、说什么话、怎么全身而退等等都要考虑清楚。曾经颇费脑力地做过这类事情,还是在同学的指导下完成的。当我趁着夜色离开的时候,同学告诫说:“前后不要超过五分钟,不要拖泥带水,不要喝茶吃水果什么的,简单一坐,无需多言,随即告辞离开。”五分钟结束后,同学看到我的紧张样儿,宽慰说:“第一次都这样。这就跟那事儿一样,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不是个事儿了。”


又逢春节,本命年的春节。这个春节过得颇有本命年的特色。前不久的一档子事情让精神和经济颇受了打击,以至于沦落到生无分文的境地;与妻子出现了一些误解,以至于爱妻抛却了我们父女负气归宁;现在带着幼女,千里别家,一家人终于团聚一起,谁曾想大年三十又将脚扭伤……我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连串的莫名其妙,更让我将人情往来之事抛诸脑后,我的父母,妻子的父母,全然没有能力和心力去照料了。本就不是一个善于经营的人,索性彻彻底底地宅起来,让那些玄妙的事情继续玄妙去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