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高效课堂改革之前(二)


()


现在应该算是第三个星期了吧。领导高调地喊出了高校课堂改革的强音至今应该足足有三个星期的时间了。三个星期的时间里,围绕本校的高校课堂改革从面上来看是做了不少事,可从教学一线的角度来看,从每个班每堂课每个教师的角度来看,一切与原来似乎没有什么两样。#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开了若干次会议。大的动员会,全体一线教师参加。教师代表发言,发表对高效课堂粗浅的认识;中层领导解读,解读据说是省厅的高效课堂评价标准;学校领导讲话,言辞恳切,不改不行。小范围的讨论会不知道有几次了,分管教学的领导,分管教学的中层,承担教研的各学科组长等,各色人员围绕着高效课堂进行讨论,最终的结果到底如何,会呈现一种怎样的效果和影响,目前尚不知。观摩了某兄弟学校的高效课堂改革,看到人家热热闹闹的课堂,都有一份羡慕的神情,仅仅羡慕而已。改革集体备课形式,七八九三个年级组排定了各自的集体备课时间,至于是否得到落实,仍是个问题。


观摩了那兄弟学校教学开放周的活动之后,与某某、某某私下探讨了一翻,最终的结论仍旧是难。


一所积习颇重颇浓的学校要想真正推开一场改革,没有主要领导的全力参与是很难奏效的。杜郎口的崔其生督课时,发现一老师讲的多了,直接判这堂课为零分,并亲写了评课加以公示,当然没忘记写上校长自己的大名。这都是得罪人的活儿,试用我们中国式的思维琢磨琢磨,凡是得罪人的活儿哪个愿意干呢?只要主要领导能够担当起这得罪人的名儿,事情或许还好办一些。这主要领导若真的公开指名道姓的批评几个,真的弄几个考核不合格什么的,或许那些具有中国式思维的人们就有些怕了。


管理体制也是一个瓶颈。那兄弟学校的分管领导对此的认识有些见地。目前来看学校的管理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校长室教导处、总务处、政教处各学科各年级各班的管理形式,一种是校长室各年级各班的管理形式。那位同仁极力否定分年级管理的形式。负责年级管理的领导犹如清廷的节度使,拥有相对独立的政权、军权、财权,坐拥一方,225144!于是,三个年级各自为政,各自为战,加之学校统筹力度不够,协调不力,整个学校的教学变缺少了连续性,中考便如夏日的天一样,一年好一年坏,没个定性了。即便是有某位强力领导出面协调,统筹监管,如果真的奏效的话,那历史上就不会上演八王之乱,也不会有藩镇割据了。


想起了鲁迅的话了:未敢翻身已碰头。


碰吧,碰碰头,或许有些好处也说不定呢。


夜深了,梦话,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发表评论